中盐再插手盐改恐生变民众抢盐曾致方案流产

日期: 2020-02-07 21:17 浏览次数 :

历经10多年的博弈,中国盐业改革终见曙光。中国盐业协会29日披露,发改委主任办公会议已通过第七套盐业体制改革方案,并在各部委完成意见征求。方案的核心为2016年起废止盐业专营,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。其他具体内容还包括,允许现有食盐生产定点经营企业退出市场,允许食盐流通企业跨区经营,放开食盐批发、流通经营。(10月30日《京华时报》)

有了前几次的经历,当新的盐改再度摆在民众面前,正如陈国卫所言,多数人担心中间再生什么变故,导致改革不能顺利进行。

盐业专营废止,这个消息在公众看来,只能算是“姗姗来迟”。的确,相较于民间由来已久的急迫呼声,食盐领域的自我变革,实在有些拖得太久、来得太慢……由此刻算起,憧憬两年之后的场景,彼时的食盐市场,又会是何种模样?当盐业告别了指令调配、价格管制、区隔经营等等条框束缚,借由市场之力的形塑,一整套全新的食盐产销链条,给人以无限想象。

一个月前,由国家工信部确认,我国将取消食盐专营制度,放开食盐专营将在2016年启动。当时公布的新版盐改方案,包括废止食盐专营、健全食盐储备体系等。然而,在距离食盐行业回归市场经济大本营仅一步之遥,中盐再次对改革发声,认为取消专营应至少延长3年。

盐业专营的废止,并不只是单一领域的突破而已。重要的是,其整个演变过程,让老套的“拒绝变革”之声,变得难以立足。市场变革没那么多例外主义,一场迟来的盐业变革大戏,再次印证了,市场规则在商品社会的普遍适用性!

这次盐改方案被称为第7个盐改方案,思路具体又清晰,似乎让外界看到了盐改的决心。

盐业变革的来龙去脉,几乎是“改革博弈”的经典样本。众所周知,专营模式,往往会滋生相当数量的寄生群体。他们不断壮大之后,有了自我辩解的意识、有了四处游说的能量,他们努力把“固有体制”,描述成市场时代必不可少的例外。这种顽固地谋求合理性,偏执地拒绝变革的倾向,对市场来说是一大害。虽然并不清楚,最终的盐业改革决定之前经历了何种角力,但可以确信的是,我们确乎浪费了一些时间。

“放开食盐专营早就应该推行,但是这必然会触动有些人的利益,这是盐改为何一拖再拖的根本原因。这次也是,鉴于前几次盐改‘流产’,这次盐改过程本身不太正常,很担心过程中又会生出什么变故。”一个月前,支持食盐改革派、历任分管盐业改革的国家经贸委运行局副局长(现已退休)陈国卫曾这样告诉新金融记者。

长久缺乏变革的食盐行业,终究也要纳入通行的游戏规则之内了。其最直接的意义,当然是废除了一套僵化的体制,改善了食盐供求的格局,打破了利益壁垒。但此举更深远的意义在于它进一步压缩了市场经济内“例外主义”的生存空间。产销自主、自由交易,竞争性定价,这一系列将发生在食盐行业的变化,只是一次迟来的主流回归。

陈国卫在上述内容中提到的2009年“流产”的盐改方案,其实是我们国家此前推出的第6轮盐改计划。

盐业;废止;市场规则;食盐;变革

一个月前,由国家工信部确认,我国将取消食盐专营制度,放开食盐专营将在2016年启动。当时公布的新版盐改方案,包括废止食盐专营、健全食盐储备体系等。然而,在距离食盐行业回归市场经...

长久缺乏变革的食盐行业,终究也要纳入通行的游戏规则之内了。其最直接的意义,当然是废除了一套僵化的体制,改善了食盐供求的格局,打破了利益壁垒。但此举更深远的意义在于它进一步压缩了市场经济内“例外主义”的生存空间。

“拖”字,恐怕是目前形容我国食盐改革过程最好的汉字了。在我国市场化经济推进过程中,也恐怕很难再找出一个行业改革过程像食盐改革这样一拖再拖。

此次方案称要在2011年废止盐业专营有关规定,并在2012年,将盐业专营全面放开。但是不巧的是,2011年春天,日本发生核泄漏事件,导致我们国家民众因为轻信谣言发生了抢购食盐的现象。

专营再拖3年?

这份改革方案与前几次内容相近,不同的是,在政策推动层面上,新的盐改方案更进一步,据称已进入最后协调批准程序,按照国家发改委的计划,新方案将于年底出台。

不过,在近日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上,工信部对外表示,将抓好盐业体制改革列为工信部2015年体改重点。并公开表示,将从四个方面推动盐业体制改革:一是取消食盐专营、许可经营制度后实行最严格的食品监管制度;二是健全食盐储备体系,确保食盐安全供应;三是加快盐业体制调整提升产业竞争力;四是健全法律法规,实施依法治盐。

今年4月21日,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消息,宣布根据《国务院关于第六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》和《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》,现决定废止《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》,自公布之日起执行。此次废止《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》规定,将食盐定点生产审批权,下放给省级主管机构,一方面改变了“发改委”揽权的一元格局,另一方面,强化了专营体系内部的竞争。

圣诞节前两天,有消息传出,本来已经敲定食盐改革时间表的第7版盐改方案有可能会有拖延。而提出拖延计划的便是中盐方面负责人。